市场信息
政府催熟生殖健康计生药具产业市场
     国务院近日发布的《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2006~2020年》中提出,中国未来的人口数量要控制在15亿以内。为此,国家将重点发展生育监测、生殖健康等关键技术,开发系列生殖医药、器械和保健产品,为人口数量控制、出生缺陷率低于3%提供有效的科技保障。
     由于生殖健康产业关系到国民素质和人口安全,一直以来都是以政府为主导展开。近年来,这个关乎人一辈子的产业的发展逐渐市场化,由此也带来一些新的问题。
     企业缺乏市场意识?
     有业内人士认为,虽然生殖健康这个产业被逐渐看好,但目前的竞争并不激烈,市场培育较晚。“以前计生药品都是国家免费发放,随着人口流动性加大,计生委的网络无法完全履盖那些流动人口,一般只是有当地户口的职工才发放,外聘员工都没有。农村流动人口越来越多,向农村的发放大多没有到位,诸如紧急避孕药等市场的形成才刚开始。”该人士告诉记者。
     数据显示,政府2005年采购计生药具金额达到3.8亿元。而据国家人口计生委药具发展中心副主任李艳秋介绍,2006年政府将向30多家企业采购30多个品种规格、价值4.2亿元用于免费供应的避孕药具,主要包括避孕套、避孕药和宫内节育器三类。
     业内人士认为,由于受传统道德和惯性思维的影响,国人对于计生在观念上还有束缚;加上生殖健康产业关系重大,必须受政府引导,所以生殖健康产品也就多多少少有了“准公共物品”的性质,单纯的市场行为很难奏效。
     国家人口计生委药具发展中心的专家指出:在生殖健康产品计划免费发放体制下,定点避孕药具生产企业缺乏必要的市场意识,产品结构单一;另外,由于缺少资金,企业自主研发能力较弱,尚未形成研发主体。
     必须走到市场来
     尽管生殖健康市场培育较晚,但在政府支持和引导下,目前市场化大趋势已非常明显。有企业反映,政府大量采购,对特定人群免费发放生殖健康用品,属于每年大量的财政支出范畴,是企业难得的市场机遇。
     “不是由谁埋单的问题,而是企业必须投入市场研发,到市场上竞争。同时也需要国家支持以及国内外企业共同合作。”紫竹药业副总经理张志军向记者表示。
     德国先灵公司在中国的独资企业、先灵中国的董事长白锐宁(Lars
    Bruening)也谈道:“在国际上,先灵有着一个优良传统,那就是,不断和世界各国政府和组织进行紧密合作,帮助当地人们推广现代的健康避孕观念。这也是我们的社会责任。”
     统计表明,“4.2亿元”的采购量中2.3亿元将用于避孕套的采购。然而在每年的避孕套消费中,国家采购只占定点厂家销售量的30%。除此之外,这些厂家还有10亿只的出口外销和10亿只的国内市场销售,这其中不包括一些小厂或非国家收购定点厂家的销售量。
     张志军告诉记者:“这几年该市场发展特别快。紫竹现在每年保持将销售收入的5%投入研发,我们的主导产品基本上都是自主研发。”
     白锐宁也强调了“研发”:“在中国市场上我们已上市了一系列避孕产品,计划在两年内上市一种新的口服避孕药,目前该产品正在进行申报注册。我们将继续开展产品的创新和研发。”
     个人自主购买量加大
     计划生育是我国的国策。近两年国家更是将生殖健康当成一个产业加以扶持和引导。有人测算,我国生殖健康产业投入产出比为1∶15.7,未来几年生殖健康保健市场将保持10%以上的增长速度。
     “安全避孕节育与出生缺陷防治不仅符合中国社会发展的需要,也与我们的战略方向十分契合。”白锐宁显得有些兴奋。他向记者分析,目前中国生殖健康市场出现了两个新趋势:“第一,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追求更安全有效的创新药品以提高生活质量的自主意识在不断加强;第二,中国计划生育发展的同时,在城市避孕产品市场上,与政府采购相比较,个人自主购买量正快速增长。”他认为这对该产业市场化的发展意味着利好,加上生殖健康领域企业的共同投入,“可以帮助政府实现《纲要》的目标。”
     当然,就目前的现状,生殖健康产业还不容乐观。有专家指出,除了在避孕药具生产上具有较强的优势外,国内企业总体上还处于分散无序的自我发展阶段。
     对此,武汉人福高科技产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艾路明表示乐观。“3年后会有很大机遇。走相对市场化管理的路应该是迟早的事。”在去年舍弃房地产而选择医药生殖健康产业为长远目标以后,人福科技今后的发展思路是“大量积聚现金,积聚资本能力,寻找机会,在资本市场上做出大动作”。
     同时他提醒道:“未来的竞争会很激烈,生产厂家多,毛利率也低。要长远发展还是看你的市场竞争力。”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