协会工作
协会召开“行业产业结构调整工作研讨会”
     8月22日,上海医疗器械行业协会约请了上海地区部份生物医学工程界的老朋友和有关临床专家进行座谈,主题是:结合我国公共卫生体系建设,探讨后非典时期上海医疗器械行业发展和结构调整的建议及设想。到会的有上海大学博导、上海医疗器械行业协会副会长王保华教授,复旦大学博导方祖祥教授,交通大学博导高宗华教授和胡天培教授,中科院上海分院孙复川研究员和陈俊强研究员,原上海医工专副校长黄振年教授,原上海医疗器械公司经理薛伯卿先生,原上海医疗器械研究所高工杨士琦、陈更华先生等。被邀请与会的还有上海传染病医院邱申雄主任、总护士长马文霞女士,上海长征医院设备科李先军卿工程师。行业内上海光电、华辰、民桥等部份企业老总参加了会议。会议由协会秘书长王璐虹女士和原上海市生物医学工程学会秘书长陈明进先生主持。现将会议情况简报如下。
     1、“全部设备都是进口的”
     会议首先由长征医院设备科工程师李先军先生介绍了他们在非典期间进驻北京小汤山医院时在设备配置、安装和使用方面的情况。使与会者听后深感不安的是,李工程师在介绍中提到小汤山医院病区配置的所有设备,凡稍具技术含量的,都是进口的,例如,病人监护仪是GE公司的,X线机是西门子公司的,呼吸机是Drage公司的,检测设备和CT等大型设备更不必说,即使如N95型口罩也都是进口的。长征医院派出人员在第一线上奋不顾身的英勇精神使我们深为感动,设备科派出的三位工程技术人员于两天内在他们负责的20多个病区内安装完包括CT在内的全部设备,其效率让我们钦佩,但“全部设备都是进口的”这一信息实在让从事医疗器械工作多年的我们汗颜。
     上海传染病医院马文霞总护士长和邱申熊主任介绍了他们在非典时期为迎战非典所做的各项准备工作,以及非典后卫生系统,包括他们医院为应对非典以及类似事件的再度发生而止在作出的各种努力。他们的发言对我们颇有启迪,特别是他们提到:1、国产设备并非都不能用,只是在可靠性上国产设备的信誉度不够:2、目前有些国产设备质量已经不错,有的很有前途,但我们宣传的力度不够:3、一些技术含量较高的设备需要对使用者进行培训。在邱主任的介绍中还传递了这样一个信息:通过对非典中出现问题的反思,他们医院正在“引进人才,引进设备,对现在医院中的医务人员进行全员进修”。对我们行业来说,医院(当然不会只是上海传染病医院)计划“引进没备”这一动向值得我们关注。
     2、“要重视常规产品的研发”
     在随后的座谈中与会人员谈到,抗非典虽然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但非典肆虐期间我们在医疗器械供应上遭遇的尴尬值得我们深刻反思。首先,抗击非典需要的设备基本上都不是高精尖产品,而是所谓“常规设备”,例如需要量最多的呼吸机,监护仪,移动式床旁X线机等设备,就是这些看似平常的产品我们在功能和数量上不能充份满足需求。由此可见,常规设备的深入开发与研究还是我们的重要任务。上海交通大学高宗华教授认为,常规设备中的多数技术问题如果给予足够重视,组织一定力量,化上一定力气,一般都是可以解决的。有的专家提出,上海在常规产品方面有较大的生产历史,有较厚实的基础,如果能和上海的高校、科研院所、临床专家结合,一定会开发和生产出满足需求的产品。
     复旦大学方祖祥教授提出满足突发事件中设备供应不足的办法不是增加设备库存,而是打好基础,产品图纸、工艺、标准和检测等文件要完整,要规范化,急需时厂家可以把设备中的部件分发给有条件加工的企业分头加工,整机厂家这时重点在组装调试,产品出来就快了。
     有的专家提出,过去设计产品时很少考虑如何消毒,几乎没有考虑如何防止院内交叉感染,非典这场灾难性的恶性传染病的发生和发展给了我们深刻的教训,消毒和防止交叉感染成了现有设备急需解决的问题,成了今后设计必须考虑的要素,包括如何与医院内的数字化平台连接和实行远程控制,都在考虑之列。
     针对非典肆虐期间除了原在呼吸科工作的医务人员之外,一般医务人员不会使用呼吸机等有关设备,有的不能正确使用设备的状况,专家们提出在产品设计上要作改进。方祖祥教授提出,机器的实用功能要增加,但操作界面要简化,要“傻瓜化”,以便医务人员掌握,同时可减少使用中的差错。国外正在普及的体外除颤器(AED)即是值得仿效的例子,它把过去医务人员都见之胆怯的复杂操作变为常人也容易学会的ABC三步操作。当然,不是所有机器都可以达到操作非常非常简化的程度,所以加强对医务人员对现代医疗器械如何使用的培训还是非常必要的。医学在发展,医疗器械也在发展,这种培训还应是长期的。培训的办法除了传统的方式外也应“与时俱进”,厂家可以通过一些现代技术手段,例如用光盘向使用者传授使用方法在光盘上查找所需内客要比看说明书快捷和直观得多,还可以让使用者通过光盘查找遇到问题时的应急处理办法。此外还应充份利用网络即时解决使用中发生的问题。
     3、产品数字化和产业新的增长点
     产品数字化已提了多年,这次非典的肆虐更看到了数字化的重要。上海大学王保华教授认为医院在数字化,我们的产品也要向数字化方向努力,以适应医院正在兴建的数字化平台。
     据介绍浦东软件园地新建的东影公司正在开发数字化医院的解决方案,方祖祥教授认为这是值得看重的一个新增长点,上海应积极参与开发HIS(医院信息系统)PACS(图像存档和传输系统)等数字化技术。方教授同时建议,行业内要加强信息沟通。
     王保华教授提出的另一个值得重视的领域是植入式设备。
     4、超前开发与开发市场
     交通大学高宗华教授提出,新增长点要搞,有的开发项目还应超前,他举例说,美国在伊拉克战场上用的技术许多是几年前的科技成果,但他同时强调要化大力气开发市场,特别是花力气建立品牌。高教授说,要搞好产品的宣传,搞好对用户的培训,搞好产品的售后服务,厂家要对其产品有极端负责的态度。他举了几个他和他的亲友在国外亲身经历的事例说明国外一些名牌企业是如何重视保护他们的品牌声誉的。在他和他的亲友经历的几起买来的家用电器和高级文具出现问题后,厂方无一不是立即更换新的并且向用户表示歉意。高教授认为,这些厂家赔出了一套机器,但他们得到了良好的“口碑”,而这些口碑是可以转化为良好的效益的。
     讨论会气氛热烈,上述一些观点和思路只是一部份,相信对我们有所启迪。一些专家的发言涉及国家卫生政策、应急机制、行业监管、对国内企业如何扶持等问题,这里不一一叙述了。会议对下一次咨询活动作了预告,将安排对我国医疗器械标准化体系的结构及建设的问题进行重点研讨。
     蔡国方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