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信息
研发外包服务市场年复合增长率有望超20%(下)
 
      握有更多市场主动权
      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行业上游是提供医疗器械临床数据的医疗机构、医疗器械注册检验机构,议价能力较强。截至2019年12月31日,我国共有医疗器械临床试验机构834家,医疗器械注册检验机构数量约30家,且以政府检测机构为主,第三方医疗器械检测机构较少。而大多数医疗器械上市需要经过临床试验与注册检验环节,且每年新上市的医疗器械数量多,临床试验机构与医疗器械注册检验机构行业内部竞争较少,掌握更多市场话语权。
      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下游市场是医疗器械研发主体,它们与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企业开展合作,可以减少前期投入,降低研发风险,提高研发效率,减少生产投入。因此,大部分医疗器械研发主体选择与外包服务企业合作,研发外包服务市场需求较大。
      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是人才密集型、技术密集型行业,特别是大型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企业具备较强的专业能力,被替代的可能性较小。从业务范围来看,相比于医疗器械CRO服务,医疗器械CDMO服务潜在进入者的威胁更小。这是因为医疗器械CRO服务高度依赖人才,一旦新进入者有人才优势,就会对现有企业带来竞争压力;而医疗器械CDMO服务除了依赖人才外,还依赖于资金、实验室设备、生产设备等资源要素的投入,行业准入门槛较高。从各个细分领域看,低值医用耗材、体外诊断试剂等领域门槛较低,从事相关研发外包服务的企业多,竞争较为激烈;高值医用耗材、心血管植入、骨科植入等领域门槛高,能够满足要求的研发外包服务企业少,头部企业优势明显。
      由此可见,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企业专业能力越强,被替代的可能性就越小,议价能力就越强,竞争者也就越少。
 
      定位优势区域发展潜力大
      大部分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企业在注册申报、临床试验等方面的服务范围覆盖全国,同时在经济发达地区和医疗器械产业集群地区设立子公司或办事处,承接当地业务,并覆盖周边地区;而研发设计、受托生产等服务,覆盖范围一般为车间或实验室所在地及周边2~3个省份。
      国家药监局发布的《2019年度医疗器械注册工作报告》显示,2019年,国内注册的第二类、第三类医疗器械相关生产企业主要集中在经济相对发达省份。其中,就首次注册的境内第二类医疗器械来说,江苏、广东、浙江、河南、北京的注册数量共占全国的51.7%;江苏、北京、广东、上海、浙江是境内第三类医疗器械首次注册数量排前5位的省份,占2019年境内第三类医疗器械首次注册数量的69.1%。
      与注册产品的地区分布情况相似,江苏、广东、北京、浙江、河南、上海等省份也是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企业竞争的主要阵地。巨翊科技、迈迪思创、泰格捷通、奥咨达、西格玛医学、德能医学、奥泰康、凌仕医疗等企业在江苏、北京、广东、上海等地均设有办事处或分公司。
      此外,我国医疗器械各产业集群涉及的领域有所不同:粤港澳大湾区聚集医学影像设备、大型放疗设备、肿瘤热疗设备等相关研发生产企业,长三角产业带聚集一次性医疗器械和耗材、眼科设备、医学影像设备、射频肿瘤热疗设备等相关研发生产企业,京津冀环渤海湾产业带聚集医疗影像设备、计算机导航定位医用设备、呼吸麻醉机、骨科器材、心血管器材等相关研发生产企业。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企业可根据自身擅长或将要布局的重点领域,选择合适的产业聚集地开展相关业务。
 
      高价值及新兴器械接受度高
      医疗器械各细分领域对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的接受度不同,研发生产高价值医疗器械及耗材的企业对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的接受度较高,研发生产低价值医疗器械及耗材的企业对其接受度较低。
      这是由于研发生产高价值医疗器械及耗材企业投入成本高,对技术和科研人才的要求较高,自主进行研发、临床试验、产品生产的风险也较高,而研发外包企业恰好在这些方面具备较强的专业优势。因此,研发生产高价值医疗器械及耗材的企业对外包服务的接受度更高,付费意愿也更强。研发生产低价值医疗器械及耗材的企业则情况相反。
      心血管介入、骨科介入、神经介入、体外诊断、大型影像诊断等领域高价值医疗器械及耗材品类较多,研发外包服务需求强劲,大部分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企业的业务会涉及这些领域。
      此外,在人工智能、手术机器人、3D打印等新兴领域开展研发外包业务的企业数量也在逐渐增多。这些新兴领域产品的临床需求增长较快,且技术门槛较高,研发企业为加快产品上市步伐,会倾向采取研发外包形式。而眼科、齿科、整形美容等领域对技术、人才等方面的要求较低,研发生产、临床试验风险也较低,企业研发外包需求较弱,涉足这些领域的研发外包服务企业相对较少。
 
      人才短缺痛点待除
      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行业前景广阔,但也存在一些发展痛点。
      首先是专业人才匮乏。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行业对专业人才的要求高,相关人才需要精通法学、医学、经济学、管理学等多个学科知识,涉及研发服务、临床试验服务相关人才,需要精通医药、机械、电子、塑料、软件等多个行业。
      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行业是多学科交叉、知识密集型高技术行业,高校应届毕业生需要经过职业培训、实践教育等长期培养,才能具备相关能力。市场上已有的复合型人才具有较强的竞争力,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企业需要与投资机构、医疗器械企业、医药企业等机构“抢夺”优秀人才。同时,随着研发外包服务企业数量日益增多,对相关人才的需求量大幅增加,行业人才缺口加大。
      专业人才匮乏是阻碍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行业发展的核心痛点。部分企业通过创新人才管理机制来解决这一问题,如迈迪思创打造人才培养体系与人才激励体系,积极培育相关人才,为企业发展储备人才资源。
      其次是急需复合型人才。医疗器械种类繁多,每种医疗器械都有其独特的技术要求。医疗器械研发外包服务企业需要具备复合型研发人才,并投入多种研发设备以提升研发能力,满足各种医疗器械的研发外包服务需求。
      最后是委托关系还需进一步规范。医疗器械注册人制度规定委托方要转移相关技术文件给受托方,但委托方与受托方的合作还受到商业信任、知识产权保护等因素的影响。目前,委托方与受托方多为关联公司,如深圳迈普再生医学科技有限公司作为全资子公司委托广州迈普再生医学科技有限公司生产颅颌面修补系统,上海微创电生理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委托全资子公司上海远心医疗科技有限公司生产单道心电记录仪。随着医疗器械注册人制度的不断落地,相关政策不断出台,商业合作将更加广泛。
 
(摘自中国医药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