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信息
医疗VR刮起复苏之风

动脉网 赵泓维
 
 
    2019年以来,VR技术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发展似乎出现了停滞——有限的应用与没那么完美的体验,让人们对这项技术的实用性产生了许多怀疑。
    复苏之风在2020年刮起。今年2月,强生发布了与Osso VR合作开发的VR头盔,专门用于培训外科手术医生。此外,在美国电子消费品制造商协会主办的2020年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CES 2020)上,VR随处可见:大多数主流汽车制造商、开发商和主流媒体公司都在展示各自的VR或AR解决方案,VR的To B应用成为主流。同时,医疗健康领域的B端应用也同样“青睐”VR,希望VR能够用于精神类疾病治疗及医生培训等领域。
 
    创造内容和感观新可能
    由于VR能够构建虚拟世界,供使用者探索,因此,在医疗健康行业,很多人一开始想到的便是将这样的虚拟世界交给难以探索现实世界的老年群体,为他们带来丰富的精神世界,创造新体验,以期解决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会和健康问题。
    Rendever公司是一家致力利用虚拟现实平台解决老年人口孤独和抑郁问题的公司,该公司自主研发VR头盔和相应软件,并将软硬件结合起来开发了一个VR平台,可以帮助老人们虚拟地探索世界。该平台还提供了认知治疗和运动跟踪数据,可以进行老年痴呆症的早期诊断。
    从商业模式来看,Rendever公司既面向企业,也面向消费者。虽然美国热衷于订阅式的付费模式,但Rendever公司完全依赖客户对VR的接受程度,商业模式略显单一。如果老年人对沉重的VR设备或是眩晕的3D效果产生抵触,自然也会影响软件的订购以及后期的维护收入。此外,如果没有持续更新的优质内容,用户也会对VR失去兴趣。因此,像Rendever这类的初创公司,或许还需要与其他志同道合的公司合作,以保证内容充足丰富。
    从2020年VR行业的整体情况来看,无论是游戏、还是医疗应用(两者有相通之处),从业者逐渐将重心转向内容,致力开发更多丰富有趣的内容,以维持用户对设备的新鲜感。而内容的扩充也让VR拥有了更多可能,譬如治疗抑郁症、慢性疼痛疾病等。这也意味着,就VR行业来说,初创公司很难构建起完整的行业生态,当行业成型后,后来者更偏向于在内容上创造可能。
    在硬件方面,如今的VR头盔搭配优质的游戏、完美的环境音效,的确能够为我们提供优质的立体体验,但视觉、听觉也是人类感知世界的能力之一,缺乏触觉反馈的VR世界,难免在真实感上有所欠缺。医疗培训同样如此,如果为医生提供了虚拟的手术刀和切割后的视觉画面,但却没有触觉反馈,医生又怎能知道自己是否真正切到了目标部位呢?因此,很多初创企业把眼光放到了VR头盔的配套设备研发上,譬如VR皮肤和“重力手套”,为用户营造虚拟触感。
    目前,对VR头盔配套设备的研究正在飞速进步。2019年11月,在《自然》杂志发表的一篇论文中,研究者介绍了一种可以贴在皮肤表面的柔性触觉模拟装置,它可利用毫米级的机械振动产生触觉感受,且可通过无线方式进行控制与供电,不使用电池,与其他设计相比更加轻便。
    如果兼具模拟的听觉、触觉和视觉反馈,那么,要用这样一套系统进行医生手术培训已然不成问题,对于老年用户或神经类疾病患者,此类设备的使用感也更加真实。不过,怎样将视觉作用点与触觉作用点精确地结合起来,依然需要逐步解决。
 
    升级手术和辅助教学体验
    目前,医疗健康领域对VR的应用主要集中在外科手术和辅助医疗教学等领域。
 
    回归手术室
    医疗VR行业若要稳步发展,与医生建立合作关系是必经之路。手术室就是理想的应用场景,VR在这里主要可以应用于三方面:辅助教学、辅助手术及信息化平台。在辅助手术中,VR还可以通过与3D打印、人工智能技术的结合,帮助医生进行术前手术计划、术中定位导航和术后疗效评估。
 
    辅助医疗教学
    VR可以辅助的医疗教学种类非常多,各种各样的医疗服务均有涉及。以养护产业为例,新英格兰大学的几位研究人员瞄准养老医护人员,让他们通过VR体验变老的感觉,体验无法将手举过头顶的感觉,体验失去一根手指或从心脏病发作中恢复过来时的感觉——研究人员希望培养养老医护人员的“同理心”,让他们能通过角色互换移情于被照护者中。
    当然,更多的公司还是将目光瞄准到VR手术培训,将过往书面的、视频的手术教学用VR的形式,三维地、有空间感地呈现出来,让学习者能够在虚拟环境中模拟手术操作,节省手术教学成本并提升学习体验。
    英国企业FundamentalVR曾开发一款结合VR和触觉感应的基础外科手术模拟平台。此前,该公司还曾将HoloLens头盔以及一支连接到标准机械臂上的触笔结合,研发出一套培训装置,可移动的触笔在VR中看起来就像是一支注射器,可以通过按钮填充或排空液体。当虚拟针头接触到虚拟皮肤、肌肉或骨头时,不同介质带来的不同阻力可以通过触笔传导给使用者,让他们产生逼真的注射实操感受。
 
    更多机会仍待挖掘
    虽然医疗VR功能强大,但谁来为医疗服务升级付费,一直是难以解决的问题。从目前的发展情况来看,医疗VR发展受到的限制主要来源于研发投入大以及其医疗产品“无人买单”。
    动脉网动观数据库收录了全球41家正在进行或进行过医疗VR相关研究,且尚在运营的初创企业,其中,从事心理、精神方面(现有的养老领域VR产品均是从心理角度出发)VR研究的企业13家,从事医院内(医疗培训、手术、数据信息化)VR研究的企业29家,从事医疗器械相关研究的企业5家(有公司同时从事了多个部分业务)。需要注意的是,从事医院内VR研究的企业中,有13家与VR医疗数据信息化有关。再看企业分布的国别,16家公司来自北美洲(美国、加拿大),10家企业来自欧洲,15家企业来自亚洲(中国、日本、以色列)。
    从融资数据来看,VR领域的投资热情并不高,上述企业经历过融资的有21家,其中,13起融资发生在2019年后,仅2020年就发生6起,且有两起为B轮后融资,占据绝大部分融资金额。2020年,医疗VR正在回暖。
    此外,医疗VR领域的融资大部分集中在医疗培训、精神类疾病治疗等领域,唯一的医疗器械类产品为Hapt X开发的体感手套。在硬件方面,VR头盔市场基本被巨头企业占据,初创企业难以涉足,更多是在大品牌VR头盔的基础上研发配套设备,或者在生态中做内容开发。乐观的是,医疗VR的应用场景足够广泛,尤其是在精神类疾病治疗领域,还有很多空白等待创业公司前去补足。在生态成熟后,如何打造内容品质、如何构建付费模式,或许是医疗VR走出困境的关键所在。
 
(摘自中国医药报)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