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
由助听器想到的
     助听器上安放电池的盖子又坏了。我配戴的这个助听器是耳内式的,使用钮扣电池。整个助听器就象饭桌上的一颗螺剑那么大,电地的盖子更是很小很薄的一块半圆形塑料片。换电池时,不知是我不小心,还是盖子本身质量有问题,反正这更换过一次的小东西又坏了,只能到原来配戴助听器并且承诺终身保修的商店再去更换。
     服务员小姐很客气。她把我的助听器拿在手里后大声说“我帮你更换后保养一下。助听器是要经常保养的。这电地盖呢,因为过了免费保修期,更换一个是25元钱,”她把助听器拿到商店后面的工作室修好后保养好后交给我,银货两讫。我戴好助听器,商店外面马路上的各种声音顿时高了起来。
     走出商店,有点心痛:一块小小的塑料片,竟要25元,一个塑料浴盆也不过这个价吧!但又想,1998年配带这个助听器花了2940元,价格相当于甚至超过一台29寸彩色电视机,电池盖是这玩意上的一个零件,虽无高技术可言,25元也不能算贵了。转而又想,这“小电视机”虽然价格不菲,对我则确实受惠匪浅。想当初,太太责怪我常常听错她的话意还在其次,最怕的是,那时我尚未退休,领导召我作指示,或是要去参加务必参加的会议,双耳竖得就象黑夜里看门的狗,领会错了领导或专家的意见可不是玩的。后来好了,自从配戴了助听器,太太不必大声说话,见领导也不需紧张。更妙的是,这助听器上有调节器,要是不愿听人家罗罗嗦嗦的话,一动调节器,目来闭则听已塞矣!
     写到这里,好像成了助听器商的推销员。实际上,我做过不少回义务推销员了,对那些和我有一样毛病的老朋友,我总是现身说法,劝他也去配一个。可惜,效果不佳。逐渐我明白了:最主要的还是它的价格高了点,现时的中国老人,舍得把一笔可以买一台电视机的钱去买一个小小的助听器,还只是少数或极少数。
     那末我想,要在这方面造福更多老人,就要拜托我们的企业家了。这小小的助听器价格如此之高,是有高技术的,但据我观察,它的技术难度未必比电视机高,最主要的恐怕还是开发、生产的企业少,在报刊广告栏中看来看去就那么几个外国牌子,中国品牌的同类产品似乎没有。中国的人口已有13亿,并已进入老龄化社会,60岁以上的占10%,虽然耳聪目明的健康老人越来越多,听力减退的老人还是不少吧,这助听器的“内需”应该很大。有了中国品牌的助听器,形成竟争局面,产品价格降到适当位置,潜在的市场需求就会变成现实的市场需求,企业也应有利可图。
     当然,我在这里绝非希望一大批企业都去开发、生产助听器。我只是想说,奔向小康,全社会各个地区、各个阶层、各类人提高生活水平的需求是多方面的,企业家们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据一份调查:全世界共有商品350万种,而我国只能生产其中的50万种,即扣除100万种因民族习俗而使用的专用商品,还有200万种商品可以开发生产。我们的一些企业不必一窝蜂地搞某些产品,也不必只盯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的钱袋,应独具慧眼,另辟蹊径,这样来适应“内需”,扩大外销,这样来开发新产品、求得企业发展,思路可能就广阔了。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