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世纵横
WTO究竟是什么?

——刘光溪谈有关“入世’的三大认识误区
      加入世贸组织对中国究竟意味着什么?这个近年来已让人耳熟能详的问题仍然引人入胜。昨天,在市宣传系统举办的普法知识讲座上,曾经十五年奋斗于中国入世谈判第一线的上海外贸学院副院长刘光溪又一次拾起这个话题,并对时下流行的几种有关WTO的认识进行了批判,其中富含的新意引起人们对“入世’定义的重新思考。
      刘光溪首先概括了“入世’后中国对外开放进程的五大转折:第一,由有限范围、区域性的开放转向全方位、多层次的开放;第二,由试验、试点式的开放转向WTO框架下的整体开放战略;第三,由行政命令和长官意志所决定的开放转向以市场价值规律、比较优势规律为基础的开放;第四,由强调中国特殊性和国情的开放转向认可WTO普遍原则的开放;第五,由以改革推动开放转向开放促进改革。鉴于此,刘光溪认为,改革已经触及到深层次问题——国家的核心管理体制上。而要深刻理解这种转折,有几大认识上的误区不得不提。
      误区一:我们把WTO看成超国家的万能权力机构
      WTO实质是为各国或地区地贸易问题进行磋商、协调和制定游戏规则提供服务的平台,刘光溪认为,WTO的终端裁决实际只具备司法效率,当一国国内发生政治或经济危机时,这些裁决就会显得苍白无力。加入WTO决不意味着把国家主权缴了出去。
      刘光溪说。WTO使过去各自为政、以邻为壑、损人利己的国际贸易格局转变成了各成员必须以协商、探讨方式进行贸易制度安排的新局面。但WTO从来都没有真正超出国家之上的权力,每个国家都有发言权。正因为其坚持“协商一致”的原则,WTO历史上从来没有动用过伤和气的投票程序。
      误区二:认为中国的入世承诺过于让步超前、准备不足
      十多年的入世谈判中,一直是西方国家对我们指手划脚,我们则一让再让。很多人想不通,付出这么多值得吗?这样的入世承诺是不是超前了?对此,刘光溪说;WTO是个根植于欧美市场经济土壤中俱乐部,我们申请加入别人的俱乐部,当然要接受别人对我们各方面资质的审查,而这种审查只是要求你执行一种能够有效配置资源、真正能发挥市场调节功能和融入全球市场的制度,是能让我们本身得益的制度,我们又何乐而不为呢?
      刘光溪指出,入世承诺不是代价和负担;而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前进的方向。应该说,现在入世绝非超前之举,该补的课的很多,如我们至今未建成全国统一市场,没有建立反垄断机制等。而那些自以为准备不足、企图靠过渡期再混几年的企业最终会遭到市场无情的淘汰。
      误区三:狼来之说和利弊之说
      对于媒体上动不动叫“狼来了”的现象,刘光溪打了个有趣的比喻。在大自然中,任何动物都必须遵循“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原则,这个原则注定狼和羊会同时存在。大自然不害怕任何一种生物,唯独害怕因乱砍滥伐而引至的生态环境的恶化。这个原则条市场经济中同样存在,你可以把外资说成狼,但你没有理由害怕狼,唯独要避免的是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乱砍滥伐” 而引致的市场环境的扭曲。
      对时下最为流行的WTO利弊分析;刘光溪的立场十分明朗:用简单利弊法来分析入世后的市场环境,其实是一种短视而静态的目光。事实上,人们现在以为是利的因素很可能就会转化为弊,而困境却可能会是一种挑战性的机遇。刘光溪指出,入世只对那些不思进取和靠垄断权力获利的阶层有弊。
      点明三大误区后,刘光溪又一次强调:“入世” 即“入市”——融入全球的市场经济大潮中去;研究WTO,熟悉其条款框架尚在其次,理解市场经济的本来含义才是根本。
<关闭窗口>